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飞机漏油腐蚀性毒性极强 机务湿帕子捂口鼻抢修-中新网

发布时间:2016-06-10 15:38:20

飞机漏油腐蚀性毒性极强 机务湿帕子捂口鼻抢修-中新网   张福刚在检修飞机。   19年、零差错、10种机型、上万架次的飞行安全保障记录……这是今年36岁的张福刚交出的一份成绩单。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飞机,必须经过飞机机械放行员的检查之后才能起飞。张福刚就是飞机机械放行员中的一员。   毒性气体里抢修飞机   民航工作,在外人看来是“高大上”的职业。真实的民航机务工作却是由经年累月的汗水、油污以及常人难以忍受的刺耳噪声充盈包围着的。   在张福刚的记忆里,最危险的抢修经历发生在2011年。   当时,一架航班起飞后,机组发现液压油不断减少,再继续飞行下去会有巨大的危险,机组随即决定返航。   “排气管有几百度的高温。打开盖子,里面全是油烟。”张福刚告诉记者,经过仔细排查,机务员发现漏油点位于飞机尾部,液压油从上面渗漏到APU高温排气管上瞬间气化,APU舱内满是呛人的油烟。飞机所用机油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和毒性,挥发后对人危害极大。没有多想,张福刚第一个穿上防护服,拿着湿帕子捂着鼻子和嘴就钻了进去。   “你不害怕吗?”面对记者的提问,他说,当时的唯一想法就是尽快排除故障,安全送走乘客。其他的根本没来得及多想。   与飞机打交道 无小事   像2011年那样的抢修经历并不多,大多数时间,张福刚的工作都是在平淡中坚守。晚上7点,张福刚开始上夜班,第二天早上8点半下班。   他常说:“机器从来都不会撒谎,只有我们对它保持足够的尊重,它才会尊重我们!”因此,他的检查时间常常是最长的,经他检查过的飞机一直是团队中质量最高的。构造最复杂、检查难度最高的机型,也经常由他一手包办。   在一次航班短停保障中,乘务员反映有个小桌板不能正常收起。一般情况下,由于短停时间短,此类小问题都是飞机返回后由基地公司处理。张福刚却一口应承了乘务员,不到5分钟就迅速修复了故障。   有些同事曾不解地问他:“这又不是我们的例行工作,有必要抢着干吗?”但在张福刚的认知里,机务无小事,任何微小的失误都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大错。   华西都市报记者刘秋凤也许您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