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高尔夫球场逃过取缔拿整改资格 全国10年增400家

发布时间:2015-05-11 17:52:12

高尔夫球场逃过取缔拿整改资格 全国10年增400家

据南都记者采访了解,66家被取缔的高尔夫球场名单中,海南三亚市航空旅游职业学院高尔夫球场看似不起眼,却有着非常独特的违法“创举”。

该球场最初的名称是海航九仙岭市花高尔夫球场,占地1700余亩,建成于2012年。2013年底,三亚市国土与环境资源局查实其违法占地,其中包括600亩耕地,国土局为此向其开出了4100多万元的罚单。

同时,因为该球场擅自在海南省G 98高速公路上破坏围栏,为自己开了一个“专用”出口并铺设了直通球场的道路,也被海南省交通厅查实并罚款———这是有案可查的全国首例擅自破坏国道高速公路为自己铺设专用车道的高尔夫球场。当地一位执法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没有见过这么乱来,这么嚣张,这么为所欲为的。”

2014年初,九仙岭市花高尔夫球场摇身一变,改名为“双圣山高尔夫球场”,并继续经营。平日一人一场的价格是1300元,假日1500元,会员价是400元。2014年春节期间,最贵时候的价格涨到1900元。

对于“违法用地建高尔夫球场”的指控,海航集团的两位管理层人员向南都记者解释:实际上那片土地的用地规划是“教育用地”,是三亚航空旅游职业学院实践训练基地,用来做高尔夫教学使用的,因此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高尔夫球场。

同样,因为占地纠纷一直未能得到解决,三亚市天涯镇布甫村的居民也在不断对它进行举报。2015年1月,国土局在信访回函中表示:“我局已按职能责令三亚海航双圣山体育休闲有限公司对占用的农用地进行复垦。关于补偿费问题,三亚航空旅游职业学院实践训练基地项目用地是以租赁的方式取得的,不是政府征地行为,其公司支付村民租金属于双方协议的民事行为,如有争议可通过相互协商方式解决,协商不成的应通过司法途径进行维权。”

但直到2015年3月,包括双圣山在内的“海航环岛七家高尔夫球场”的白金卡会籍还在销售中。一名销售代表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可以打的是其他六家,双圣山球场在土地方面还要再解决一些问题,所以从2014年底就暂停了,“但现在基本已经没问题了。”

“那个球场是海南省三个归入‘取缔类’的球场之一。”三亚市国土局副局长高富宅对南都记者说:“那是必须要取缔的,罚款交了并不意味着就合法了,罚款是从违法占地、破坏耕地的角度来罚的,罚了也要取缔。”

具体将怎么执行,高富宅告诉南都记者,最近刚开了一个协调会,会有一个时间表。

对“取缔”视而不见

样本:惠州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

广东惠州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也位列66家被取缔的高尔夫球场名单中,这家球场位于惠州市惠城区水口镇的东江河道上。东江的这一河段是重要的水资源保护区,是下游东莞、深圳、广州和香港的饮用水源地,在这里兴建球场,并长期投放大量农药、杀虫剂,直接威胁到东江的水环境安全。

2015年3月,南都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这个球场不久前刚被“掀翻”,草坪、球道、沙坑都已经被重型机械挖得乱七八糟,现场一片狼藉。当地居民说,就在数月前,球场还是好好的。球场旁边立着一块很新的公告牌,上面摘录着《惠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问题的决议》,决议称:该球场属于违建项目,市人民政府应立即明令关闭该球场。落款时间是2004年5月27日。

也就是说,这个球场早该在2004年就被取缔了。

但是,在2013年,当其周边一个楼盘项目开盘之后,“近百万平米私家高尔夫球场”成了提高该楼盘“高端性”的一块招牌。该项目简介上说:“规划有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练习场、高尔夫会所、休闲农庄、体育公园、泳池等高端配套。项目一期建筑面积约11万㎡,其中180套江山高尔夫别墅已建成……”

随后,有惠州市民在网上举报发帖,称这个球场早该在2004年就被取缔。

直到2014年的“清理整治”开始之后,这个球场终于关了。掀开的草坪下,是已经变得蓬松和严重沙化的土壤。

高尔夫球场禁而不止的例子并非个案,而且开发商强势的劲头也如出一辙。

观察

“整治”方式被质疑

逃过“取缔”拿到“整改”资格的,意味着“获得准生证”

2014年的“清理整治”通知被媒体广泛誉为最强的一道高尔夫禁令,并称由此拉开了“史无前例”的整治序幕,并且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阶段性的成效。但数月以来,这次整治却引来各地国土系统不少工作人员共同的困惑———首先是“藏着掖着”不公开,基层执法人员只是听“传达文件精神”。其次是分类很奇怪,有“取缔”、“退出”、“撤销”,还有“整改”。从字面意思理解,取缔当然是非法球场直接关门,场地恢复原状;退出,是合法的球场多占了不该占的地,需要退出这块区域;撤销,是撤销掉违规审批的批文;整改,则是针对有违规违法行为的球场的整改,重新审批和验收。

数位不同省份的国土执法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这个分类很奇怪,如果说球场本身是未批先建,或者违规审批,那2004年之后新建起来的这些都应该属于非法球场,要严格执法的话,都应该是“取缔”。另一个问题在于,属于“整改”的,又要如何整改?

上述国土执法人员表示,有不少球场,国土等部门已认定为违法占地,按照《土地管理法》的规定,“未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已经对这些球场罚过款,下过停工令,甚至提交过法院要求强制执行。但按照2014年的这道“清理整治”令,大量原本是违法的球场通过补充提交各种“符合规划”、“符合环保要求”的报告,在国家发改委备了案,逃过了直接“取缔”的结果,拿到“整改”的资格。

“如果要依法来‘整改’的话,不还是应该取缔么?除非国家再出一个文件来开个绿灯,说可以开始补办手续了。”一位国土部门的官员说。在他看来,这样的清理整治,名为整治,实为“开口”。

目前,各高尔夫球场以及各地方行政部门,都在观望和等待2015年6月30日“整治大限”之后的新政策出台。大量获得“整改”资格的违法高尔夫球场,也被业内称之为“获得准生证”。

据南都记者调查了解,在“整治大限”到来之前,大量球场仍在违规经营,甚至还在出售数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的会籍卡。

公共利益被损害

小部分人的奢侈型水消费挤占大众的水资源

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告诉南都记者,在中国南方地区,高尔夫的建设需要注意地下水污染的问题;而在中国的北方地区,尤其是水资源紧缺的地区,则更需要考虑用水的问题。防止一小部分人的奢侈型水消费挤占大众的水资源。

中国的高尔夫球场究竟能用多少水,迄今并无准确的官方数字。2011年,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毕小刚曾透露,北京的高尔夫球场在2010年的耗水量高达4000万立方米。这个数字,比京郊著名的官厅水库一年的可利用水量还要多。

南都记者查询各地政府及国土部门官方网站发现,除了公布的首批已经取缔的球场之外,对于2004年之后违建的“清理整治名单”上的高尔夫球场,不论属于“取缔”还是“整改”的类别,都没有作系统而详细的信息公开。

在2014年下半年,北京市开始加大力度清理整治各类高尔夫球场和高尔夫“练习场”。据不完全统计,除了3家高尔夫球场被取缔之外,还有5家高尔夫练习场也被关闭。

北京市民刘某对南都记者说:“8月份的时候跟我同学一起去办了张‘教练卡’,花了5400块,本来要上8节课,但只上了两次,球场就被关门了。”

而她同学的卡是6800元的球卡,包含一万颗球,总共打了不到1000颗。她们去的这家球场叫易爵高尔夫练习场。曾经在球场工作的一位客户经理告诉南都记者,因为“土地问题”不合法,这家练习场已经被关门,而且永远不会再开了,自己也得另外再找工作。

于是,刘某和她同学没有用完的储值卡,换回了一堆球具作为折价的补偿。

“可是,我自己已经有一套球具了,要这么多来干什么?”刘某说:“但又担心再拖下去人去楼空,连球具都没有了,所以就勉为其难拿了回来。”

她认为,清理整治高尔夫应该有个公示,哪些球场是合法的,哪些球场是可能被取缔的,既然政府已经掌握,就应该公开,免得最后由消费者来承担损失。

回访

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

八项规定出台后客流锐减

南都讯 记者罗苑尹 陈杰生 张艳芬 实习生邓艳珊国家发改委日前公布全国66家被取缔高尔夫球场名单,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榜上有名。南都记者昨日走访发现,该球场确已关停,入口不准外来车辆进入,部分场地已种上苗木,沙坑复绿。有知情人士透露,八项规定出台后,该球场客流已明显减少。有规划专家建议,考虑到球场的地形和区位因素,该球场未来比较适合发展成文化、旅游等休闲绿地。

球场已种苗木复绿

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位于广州花都区花东镇山前大道九龙湖度假区的后山附近。在当地,它的另一个名字“国王球场”更为人所熟悉。

昨日南都记者在九龙湖度假区的门前看到,由花都区人民政府发出的《关于取缔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上写明,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必须停止经营,土地按照规划恢复原状,消除球场特征,并拆除违建,省督导组在去年12月15日进行验收。

昨日下午,该球场的行车进山入口已被拦截,只有工程车辆还可以进出。球场入口一名保安称,球场在去年11月已经停止运营,此后一直拒绝外来车辆进入。“现在都种上了树,哪有人打高尔夫呢?”

南都记者在入口处一高地俯瞰,该球场确有部分场地种上苗木,部分沙坑已见复绿。该保安表示,球场目前已移交花都区政府,对球场未来具体规划不太清楚。花都区政府相关人士表示,该球场确已被取缔停业,但并未透露更多进展。

去年底已开始整治

相关知情人士透露,萨尔斯堡球场关停前,周末人气特别旺,周末每天大概有五六十人来打高尔夫,进出通常有二三十辆车,且大多数是开奔驰、宝马路虎等高档轿车而来。

该人士透露,八项规定出台后,球场的客流明显减少。去年底,球场关停后,球场管理单位将上百名球童都解雇了。

据了解,2011年9月16日,该球场因非法占用1732亩土地,被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花都区分局罚款1000多万元,要求拆除违章建筑,并在15天内恢复原状。但没过一年,该球场却又开始正常营业。

据南都记者了解,去年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随后,广东省政府召开全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会议,出台《广东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名单》,列出100家需要接受清理整治的高尔夫球场,分为取缔、撤销、退出、整改四大类,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当时就被列入取缔范围。

去年12月10日,广东省环保厅党组成员、环监局周全局长带队,到花都区督办萨尔斯堡球场的取缔工作,当时,该球场已经停止营业。

惠州青龙高尔夫球场

从未上马却屡次被“取缔”

南都讯 记者李立君 (微博) 陈海燕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了全国各地66家被取缔的高尔夫球场名单,惠州的东江明珠、青龙、金玉东方三家高尔夫球场榜上有名。昨天上午,南都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已经经历了两次取缔和两次“复生”;青龙高尔夫球场从来没有正式上马过却屡次被列为取缔对象;金玉东方球场已复绿。

位于惠城区水口辖区内的青龙高尔夫球场显得有些神秘,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它的存在。南都记者通过搜索得知,这一家高尔夫球场登上关闭名单也并不是第一次,2004年惠州市人大的关闭高尔夫球场名单上就有它,2014年广东省政府出台的《广东省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名单》上,也有这家高尔夫球场的身影。

昨天上午,南都记者根据国家发改委名单上提供的地址,找到其所在的鹿岗村。鹿岗村多数村民都表示,并不知道这家高尔夫球场的存在。在该村村干部的指引下,南都记者找到了高尔夫球场的所在地,发现这里有不少养猪场。

“青龙高尔夫球场批文下来后,就从来没有建设过,这些山地现在被租出去做了养猪场。”该村干部指引着南都记者走访了附近的养猪场,其中当初被设定为高尔夫球场的中心地带已经建成为驾校训练场。

该村干部的话得到了惠城区发改局副局长叶伟军的证实。

东江明珠球场已铲掉早在2004年,该项目落户惠城区水口辖区。惠州市人大调查认为,该项目选址东江河道内,对东江水系水质安全构成潜在威胁,而且该项目擅自改变土地用途,项目的审批手续不完善。当年,惠州市人大作了整治非法高尔夫球场的决定,取缔了此处高尔夫球场。事过不久,此处高尔夫球场再次上马,经过群众举报,政府部门再次要求其关闭。2012年,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再次“复生”。经过惠州市人大的调研,2014年年底再次对其进行了关闭。

金玉东方球场已复绿2011年9月,有媒体报道称,金王东方以建设高尔夫球场为卖点,吸引购房客买楼。而惠阳区国土、住建以及林业局皆表示金玉东方违规用地,根本没有获批建高尔夫球场。

随后,惠阳区政府责令金玉东方用地整改,用于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土地全部种树复绿。4年之后,原土地上种植的树木已经长大,原址已不具备建设高尔夫球场的条件。